返回

爱田奈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dytcj.com
     爱田奈々 (第1/3页)
    

    “什么嘛!他是什么东西!”一进门,文妍淇便忿忿不平的握拳大骂,“他以为他是谁,竟然批评我炒的菜,还摆出一副专家的嘴脸,我呸!”

    “姐姐,展先生是个专业厨师喔!”文妍柔从冰箱里拿出饮料,想要借此帮气愤的姐姐消消火。

    文妍淇眼一瞟,接过冰饮,质问道:“你跟他走得很近?”

    “没有、没有。”她小声否认,可是脸上的红晕却泄露了她的心事。

    “你还说没有,我才一提到他,你就给我脸红。”这个姓展的真是可恶,没两三下工夫就把柔柔哄骗得脸红心跳的,真是该死!

    “没有,我没有脸红。”她的双手轻触着双颊,微微发烫的脸蛋已经违背了她的想法,急急地解释,“姐姐,我跟展先生真的没什么。”

    她知道性格爆烈的姐姐是在担心她,担心像她这种不知世事的女孩子会遭到欺骗及伤害。

    “你越是解释我越是觉得你跟他之间有鬼!”她冷眼睨着她,内心对那个姓展的咬牙切齿不已。

    “姐姐,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她解释到最后,声音也越来越小,“是我自己受不住饿,又闻到他家飘出好香的味道,然后我就跑到他家去吃了顿饭……”

    “我看他一顿饭就可以收买你了。”她冷嗤一声。

    这个妹子不但内向还怕生,可瞧刚才的情况,她并不排斥姓展的接近她,看来那个姓展的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可是……”文妍柔垂下首,“他煮的咖哩鸡肉饭真的好好吃喔!”

    饭又软又好吞,马铃薯跟红萝卜不费几分力咀嚼,便可以轻易吞下肚,而汤汁的味道浓淡适宜,令人唇齿留香。

    “没良心的丫头。”文妍淇戳了她的额头一记,“枉费我今天心血来潮,亲自下厨煮饭,还特地帮你送了过来,没想到你思思念念的居然是隔壁的菜饭,那个姓展的何德何能啊,竟然让文二小姐对他的菜饭如此念念不忘?”

    她调侃的语调让脸皮薄的文妍柔红了脸蛋,“姐姐,为什么你要这样说?我跟展先生只见过一次面而已,刚才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什么!?你之前还跟他见过面?”她一拍桌,神情激动。

    文妍柔被她突然提高的声量给吓了一跳,小脸不禁白了几分。

    一见到柔弱的妹妹被自己吓到,她不禁将她揽进怀中安慰,“柔柔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你知道的,每次只要牵扯到你,我的脾气就会失控……”

    “我知道。”她温顺的点头,“我知道姐姐爱护我。”

    “你知道就好。”文妍淇理所当然的点头。

    她停顿了一下,发自内心的关心滑至舌尖,“姐姐,爸……他好不好?”

    一提到她们的父亲,文妍淇就不禁叹气,伸手为她顺顺一头亮丽长发,“你还这么关心不要你的爸爸,难道你一点都不怪他对你的无情吗?”

    想起文家那个顽固的大家长,仅仅因为妻子在生第三个孩子时难产过世,便将所有的罪过归咎到小女儿的身上。

    当时要不是她跟兄长向父亲恳求,父亲早将小妹送人了,但是他同时也做了一个冷酷的决定。

    他不准小女儿进文家门一步。他怨她的出生夺走了挚爱妻子的生命,所以便将她给囚禁起来,把她当成金丝雀在养,却从来吝于关怀她,甚至是看她一眼。

    因为父亲对小妹的漠视及无情,也因为小妹一出生便失去母亲的关爱,父亲的怜疼,所以她跟大哥文言伦才会对她爱护有加、疼爱不已。

    为此,就算她常被人戏称有恋妹情结,她也不在乎。

    文妍柔摇摇头,“我怎么能怪他呢?爸之所以会那么讨厌我,全是因为我害死了妈妈……”

    “别说了。”她点住她的唇,“妈的死不是你的错,一切都是天意。”

    “是天意吗?”回想着自己成长的过程,她没有母亲的相伴、也没有父亲的疼爱,不过她却有疼爱她的兄姐。

    “是天意。”文妍淇叹息,“只不过事情都已经过二十多年了,那个顽固老头也不知道在装什么酷,明明知道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可是他就是不肯见你。”

    “没关系。”她的眼底隐藏着失望落寞,“只要爸的身体建康就好,他不想见我也没关系。”

    “那怎么行?”她可不允许那个顽固老头继续这样下去,“你是文家人,怎么可以像个囚犯一样被关在这儿,就连你行动自由都受到了限制。”

    “姐,没关系的,王嫂会陪我,这里有电视跟音响可以让我打发时间,而且你跟大哥有时候还会过来看我,我就算不出去也没关系。”她体谅的扬起一抹笑,轻柔的回应。

    “柔柔。”文妍淇抱紧了她,就是她这一份体贴让她为她感到心疼不已,“你放心,现在哥哥姐姐都已经长大了,也不怕那个顽固老头了,我们会把你从这囚牢里拯救出来的。”

    “囚牢?”文妍柔一脸疑惑,“这里一点都不像是囚牢啊。”

    “我管它像不像,总之我不要这间屋子囚禁你的人身自由。”想起小妹大学四年仍像个犯人一样被保镖接送上下学,她就想狠狠地教训那个顽固老头,只可惜那几年她都在国外,所以无法阻止小妹遭受到这种冷漠对待。

    “我觉得我很自由啊,只除了我不能出去工作……”

    瞧见小妹眼底闪过的一抹落寞,文妍淇知道她为了不能出外工作的事而耿耿于怀,她轻拍小妹的肩膀,劝慰着她的落寞心情。

    “柔柔,我想老头他是爱你的,因为他不想让从小在他强制保护下成长的你,到社会上去撞个满头包,所以才会自私的命令你不得出去工作,只能待在这栋屋子。”

    “是吗?”文妍柔的眼睛注入了璀璨明亮,“姐姐,爸爸他……他真的爱我吗?”

    “这个……”文妍淇叹了口气,“那个顽固老头真不是我爱说他,明明就是放心不下你,可是嘴巴跟行为却偏偏与内心相反,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敞开胸怀接受你的。”

    “嗯。”她欢喜的点了下头。

    文妍淇抱了下她,小妹就是因为太体贴人又懂事,所以才让她跟大哥对她如此爱护,因为他们都不舍得这苦命的小妹再受到任何一分欺压及吃到一丁点儿苦。

    “这才是我的乖小妹。”

    她放开了她,打开纸袋,将装盛食物的保鲜盒-一拿出打开,“柔柔,我有打电话给吴老师,叫她从今天起不用再来了,你不需要接受老头子的安排,学一些什么礼仪课、文学课的,那些你在大学时早就学过了。”

    “我无所谓的,否则我在家也没什么事可做。”她看着保鲜盒中有些炒焦的青椒,还有汤面上浮着一层油光的香菇鸡汤,暗暗佩服展拓的专业,他只消闻一间就知道哪儿出差错了。

    看着她盯着炒焦的青椒跟浮油的鸡汤看,文妍淇不悦的板起脸,“总之我已经叫吴老师不要来了。还有,别让那个姓展的干扰了你的食欲,这些都是我亲自为你做的,你一定要吃。”

    “可是我刚刚在展先生家里……”

    “把他做的东西全给我吐掉!”那个坏东西自以为有两把刷子就想打垮她?他想都别想!

    “可是……”

    “别可是了,这是你姐姐我亲手煮的,你别不捧场。”她强硬的将汤匙塞进她手里,将菜饭推至她眼前。

    “姐姐,我有点吃不下……”

    “不管。”文妍淇独裁的决定一切,“对了,过一阵子爸的一个老朋友生日,我打算带你去参加生日宴会。”

    文妍柔脸上蒙上了一层犹豫,“姐姐,我想爸会不高兴的。”

    “我管他高不高兴。”她才不管那个顽固老头会怎么想,“总之,我跟伦哥都决定了,我们要把你带出这一座牢笼,让你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她有些心动,只因她想起展拓是属于外面世界的一分子,“可是爸他……”

    “我说过,别管那个混帐老头。”她热络的舀碗鸡汤递给她,笑咪咪的决定,“反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参加生日宴会,好了,快点吃,以后有空我就亲自下厨做菜来给你吃。”

    “喔。”面对态度强硬的姐姐,她根本没得选择,望着手中的菜饭,她却无法勾起之前的食欲。

    在饭菜入口时,她莫名的想念起展拓的好厨艺,以及他不经意露出的迷人笑靥……

    美食屋

    按照惯例,一到营业时间便是高朋满座的热闹情景,厨房内,展拓正挥汗如雨的与炒菜锅奋战着。

    “老大,再一盘铁板烩饭。”阿明扯着嗓子向厨房点菜。

    “知道了。”点燃熊熊的炉火,展拓利落的将食材丢进炒菜锅,以大火快速翻炒。

    “老大。”阿明在将空盘子送进洗碗槽后,把无线电话递给忙碌的他,“你的电话。”

    展拓白了他一眼,火气与熊熊燃烧的炉火成正比,“你没看见我正在忙吗?不管那个人是谁,叫他给我去死!”

    阿明立即面有难色,“老大,我想这个电话你非接不可……”

    “不接就是不接!”他将蛋黄打人太白粉中,加入冷水迅速搅拌,趁着火势正旺的时候倒进锅中。

    “可是……”阿明看着手中的无线话筒,“老大,打电话来的人是你弟弟耶!他说如果你不接他电话,他马上就打电话给警方,请警察来取缔我们。”

    “Shit!”展拓低吼一声,将锅内的烩饭盛放盘中,递给阿明,顺手接过电话,“展柘,你这个混帐东西,净会使一些下流手段!”

    “呵呵呵……”清亮的笑声自另一头传出,“这就要怪你自己了,谁教你是个大忙人,居然连营业登记证都忘了去申办,这可是你自己给我威胁你的机会。”

    “我明天立刻去办!”他咬牙切齿,绝不要再有什么把柄落入这个小人的手中。

    “你认为明天比较快,还是我等一下拨通电话会比较快?”展柘诡谲多变的嗓音中有着明显的胁迫。

    “算你狠!”展拓忿忿不平的哼了声,“找我什么事?”这个家伙不找他就没事,会找他肯定不会有好事。

    “再过一个月……”展柘顿了顿,“你还记得再过一个月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他忙都忙死了,哪有时间去注意一个月后的日子。

    “无情!一个月后是爸的生日,照惯例,每年都会举办生日宴会,去年你缺席了,老爸气得直跳脚,所以今年你务必要出席。”

    “暴君生日干我啥事?我才没那个空闲时间理他。”

    “暴君已经下令了,如果你这个展家的长子没有到场的话,从明天开始,你这家店面就会消失,然后任你找遍全台湾也不会有一间店面愿意租售给你,你也是展家的一分子,所以千万别怀疑展家的封杀能力,也别不相信展家的恶势力遍布全台。”展柘不疾不徐地传达出讯息。

    “展柘,你知道这是在做什么吗?”展拓握紧话筒,幽黑双瞳闪烁着炙烈火光。

    “我这是在威胁!”

    “他妈的!你竟敢威胁我!”他忍无可忍的爆出粗话。

    “拓,你搞清楚一点,不是我威胁你,我不过是个传声筒。”他撇清关系,“总之,你了解了吧?一个月后的生日宴会你一定要到场,否则你的事业不但前途无亮且堪忧,要不,你回来展氏当总裁大人吧?”

    “想都别想!”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总裁之位推给展柘,他绝不会傻得再次跳人火坑。

    “既然不想当总裁大人,那好歹当个孝子吧!别忘了妈去世后,是暴君一手把我们两个给拉拔长大的。”展柘话锋一转,施以哀兵政策。

    展拓眼神烁了下,眼角盈着一抹淡淡的怀疑,“只是生日宴会?”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样的宴会?”他以调侃的口吻反问。

    “我以为你心知肚明。”在如此敏感的时刻,他不得不谨慎的小心行事,以免误人一场陷阱而不自知。

    “收起你的疑神疑鬼吧!暴君生日记得带礼物来祝贺,否则难保他不会踢你两脚,然后无情的封杀你。”他好心的提点。

    “你风凉话说够了没有?我很忙。”他空出一只手,接过阿明手中的点菜单。

    “OK,我言尽于此,还有请记得穿西装来,不要随性的穿一套休闲服到场,到时候你让暴君的面子挂不住,发狠毁了你一手打拼的新事业时,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知道了。”以前他怎么都没有发觉展柘这个家伙的废话真多?

    “那我们一个月后再见。”展柘挂上话筒,微扬的唇角荡着丝丝神秘,“拓,我看任你再怎么躲避,也逃不过这一场专门为你设计的相亲大会吧!”

    想起一个月后,在生日宴会中可能气得垮下脸的展拓,展柘的眼角就不禁盈满了开怀畅快。

    “这一回,我看你要用什么方法脱身?呵呵呵……”

    趴在沙发上,文妍柔抬头望了眼墙上的挂钟,阵阵香气自厨房传出,可却没有那种可以勾动她食欲的浓郁食物香味。

    她一脸的无精打彩,回想着展拓亲手煮的咖哩鸡,“我好想再吃一次他煮的东西……”

    她怎么会认为他煮的东西不好吃呢?除却第一次的无知,在尝过他的咖哩鸡后便一直念念不忘至今。

    “我已经有一个多礼拜没有吃到他煮的东酉了。”她的胃口仅仅因他所施舍的那一餐而养刁了。

    “小姐,吃饭了。”王嫂走出厨房叫唤她。

    “喔,好。”她懒洋洋地自沙发中爬起,木然的走向餐厅。

    王嫂忙碌的为她添饭、盛汤,“小姐,最近你都吃的好少,脸颊都凹进去了,今天我待地做了你喜欢吃的菜,赶快把之前失去的元气给补回来。”

    “好。”她柔顺的应答,端着碗、拿着筷子,看看桌上琳琅满目的菜,却激发不出一点想吃的欲望。

    “小姐,你怎么啦?”王嫂热心的挟块红烧肉到她碗中,“你原本就瘦,这阵子又没吃好,看起来更像个病美人了,不行,你要多吃点东西。”

    “好。”一贯的应答,但她依旧没有胃口。

    望着满桌子的菜,她的眼前却浮现了展拓所烹煮的那锅浓郁香滑的咖哩鸡,还有他那张充满活力的俊颜。

    “小姐,你怎么发起呆来了呢?”王嫂叹气,“赶快吃吧!我先到客厅打扫一下。”

    “好。”轻柔的虚应一声,文妍柔为适才眼前骤然浮现的俊颜而有了羞怯之情,双颊隐隐可见淡淡的晕彩。

    缓缓放下手中的碗筷,目光不自觉地朝墙壁望去,猜想着在墙壁另一边的展拓是不是已经回家了?

    这些天来,每每到半夜,她都会听见经过门前的脚步声,她立即辨认出那是属于他的脚步声,那时她才知道,他每天都忙到半夜时分才回到家,难怪白天时,隔壁总是静寂无声。

    而她也养成了在听见他的脚步声经过门前,然后消失在厚重的门扉后,才肯放心睡去的习惯。

    只因为听着他稳健的脚步声,她就会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那种仿若将她护卫在怀中的安稳感,常常让她一觉到天明。

    “小姐。”王嫂抱着一套枕头跟薄被走进厨房,“你昨天晚上又睡在沙发上了吗?”

    最近她一来到公寓便会看见客厅里摆放着一套寝具,经过她旁敲侧击后,才知道这几天小姐都睡在沙发上。

    “王嫂,对不起。”她瑟缩了一下,“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昨天你也是这样跟我保证。”王嫂叹了口气,“小姐,你最近是怎么了?不但连饭都吃不下,而且还跑到客厅睡觉,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最近小姐的言行举止都反常得紧,她几乎天天看见小姐在沙发上发呆,有时候脸上还会出现小女人的娇态,有时候又会盯着墙壁看,瞧得她既担心又害怕。

    她浅浅微笑,“王嫂,不会的啦,我有特别注意空调的温度。”

    王嫂看她一眼,“小姐,你不能再睡在沙发上了,万一少爷跟小姐知道你因此而生病的话,他们会责怪我办事不力,没把小姐给照顾好。”

    “王嫂不会的啦,大哥跟姐姐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她双肩一垮,做了妥协,“那我答应你,以后我都不会在沙发上睡觉了。”

    “那就好。”获得她的保证后,她抱着寝具转回卧房去。

    文妍柔推开了座椅,起身走向阳台,双手托腮靠在阳台上,“怎么办,我真的一点食欲也没有……”

    正当她陷入苦恼时,一阵食物的香气随着清风飘散于鼻间。大大的勾出了她的食欲。

    脸上的萎靡、丧气神情随即消褪,一双圆亮的水眸直觉性地看向隔壁阳台,阵阵香气不断勾动、诱惑着她,肚子咕噜一阵,她无法克制地往隔壁的阳台走去——

    站在瓦斯炉前,展拓手持锅铲翻动着煎得呈现金黄色的煎饺,眼角余光却反射性地朝厨房外头瞄去,只见外头依旧不见任何动静。

    察觉到下意识的举措,他不禁拍额低喃自问:“我这是在干什么?”

    看着厨房的窗户大开,煎饺的香气飘散了出去,厨房的大门以及公寓大门亦大大地敞开,如此这般明显的迎客仪式已泄露出他内心的真实思绪。

    “唉!我真像个蠢蛋!”他这样把门户大开的意义何在,难不成他以为隔壁那朵娇柔小花会因为嗅到食物的香味而悄悄地跑过来吗?

    “我究竟是在做什么?”眉一锁,他开始觉得自己的举止失去控制。

    眼光转回平锅内的煎饺,再看看摆置在一旁尚未下锅的一排洁白煎饺,“没事包这么多煎饺干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吃而已……”

    他猛然闭口,心中升起了一个想法,难道他所做出的种种失常举止都只是囚为——他在期待那朵娇美小花再次造访吗?

    “这怎么可能?别忘了,她有一个恋妹情结的变态姐姐,还有她那迟钝的脑子跟小声的应话,怎么看,她都是自己最讨厌的那一型,怎么可能还会期待她来呢?”

    他忿忿地低语否认,可眼前却像是违背心意似的出现她噙着浅笑的嫣然美颜,耳边仿佛飘荡着她清嫩微细的应答声,还有当她大声说好吃时,眼底浮现的灿亮光采,小脸在刹那间射出美丽光芒……

    心因想起她的种种而怦然不已,然而在回神后,他却死命的反驳适才种种的不对劲。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为那种麻烦女人心动,她既笨又迟钝。连说个话都不敢大声,我最讨厌这种娇柔的女人……”他碎碎念不止,加快了手边的翻煎动作。

    一个娇怯的声音就在他决定要摒弃一切荒谬念头时,传人他的耳中,侵入他慌乱的心。

    “请问……我可以吃那个煎饺吗?”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gdytcj.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