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肉文小说耽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dytcj.com
     肉文小说耽美 (第1/3页)
    

    青鸩,本名青书。

    他真正的身分出人意料的,居然是一个口齿相当伶俐的年轻律师。

    与他伪装为青鸩不同的面貌,他的外表绝对是与个性格格不入。

    一张白白净净、书卷气味的俊脸,有着秀逸的剑眉、朗朗星目、高挺出众的鼻梁、刚柔适宜的双唇,这样的一张脸孔,在别人眼中看起来该是个文弱的书生才是。

    但他却有着与外表大异其趣的个性。

    不说话时,确实是一副可以拿来欺骗社会大众的书生样,一旦认识他之后,任何人都会认为自己太单纯了,才会被他那张斯文俊脸给骗了。

    他的个性,可以用几个字来形容──吊儿郎当、轻薄、不稳重、骚包。

    甚至在他身上,绝对可以看到什么叫厚脸皮,什么恶心巴拉、甜言蜜语、自夸自耀的话都说得很溜,保证没有任何的不自在,更别说脸红了。

    这样的一个人当律师,似乎很难想象。

    一般说来,律师这种职业该是属于稳重、成熟、严谨的人所为,但有着这些让人退避三舍性格的人,当律师值得信任、值得委托吗?

    但说也奇怪,这个性格轻率,而且在他身上丝毫看不到稳重的人,居然还是个当红的律师。

    不知有多少人争着请他为他们辩护,其中不乏政治人物、商业巨子,以及其它各界大有来头的人。当然他不只是为人辩护而已,另外还拥有法律顾问的头衔。

    其实他轻浮归轻浮,为人辩护的本事还是有的,而他也有自己一套处事原则──「不做污辩」、「不收贿赂」、「不接违案」等三大原则。

    除此之外,他另有不属于表面名义上的原则──「不顺眼者不接」、「恶势力者不接」、「姿态高者不接」。

    这三个不接案原则,完全依他个人当时心情而定,如果让他认定你是属于其中一种,就算给他再高的费用,他会连看都不看一眼就把人轰出门。

    虽然他个性轻浮,可是一旦接下案子,一定会想办法将证据搜集齐全,上了法庭,他便能用那张伶牙俐嘴与三寸不烂之舌,轻轻松松的替委托人赢得胜诉。

    他所接下的案子中,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输过,原因除了他一身的高超能耐之外,当然也包括了他对案子的挑剔。但所谓的挑剔并非仅接轻松的民事案件而已,不论多大多小的案子,他一旦接了下来,绝无败诉。

    正因为如此,他的名字在法律界、政治界、商业界中,没有人不知道。

    他的出名当然不只因为他律师之职,还包括了他那张欺骗社会大众的书生脸。由于有着超强能力,再加上他那文质彬彬、气度非凡的外貌,他还常被邀请上节目,甚至还开了一个法律的节目让他主持。

    于是乎,青书-这个名字几乎到了没有人不认识的地步,他的人、他的名字就好似演艺界香港四大天王一样的出名。

    不过他倒也不在意自己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而且压根儿是个不在意他人看法及眼光的问题人物。

    从他开着一部大红的法拉利跑车,还大大方方的将它停在台北这所最好的高中──建国中学大门口外,就可以看得出来。

    这时,正好是学校放学的时间。

    学生从校内走出来,一出校门触目所及的便是那部亮丽、抢眼的红色跑车。

    除了这部引人注目的法拉利跑车外,青书-还大方的戴着墨镜倚靠在车身,用着凌厉的眼光看着正由校内走出来的学生。

    陆陆续续从校园内走出来的学生,目光皆被眼前那部美得骚包的法拉利跑车给吸引住,当然也注意到站在旁边的那个出色男人。

    「喂,那个人看起来有些眼熟。」

    「是啊,好象在哪里看过他。」

    「咦,那个人不是主持××节目,而且是当红的名律师青书-吗?」

    「对啊,就是青书-,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第一次看到他本人耶!」

    「我也是。」

    「我每个礼拜都有看他的节目,那个节目很有水准也很有趣。」

    「他本人看起来真的比电视上帅,难怪我妹妹那么迷他。」

    「我家人也是,每个人都嘛很喜欢他。」

    「他那种狂妄不羁,又不趋炎附势的个性,实在是太让我佩服了,他是我的偶像。」

    「是啊,是啊,我也很欣赏他那种调调。」

    「我要去请他签名。」

    「我也要,我全家人都喜欢他,一定要请他帮我多签几张。」

    青书-完全不在意学生对他的侧目及谈论,他仍旧悠然自得地站在那里等他想找的人。

    突然,有个学生拿着纸笔跑到他面前要他签名。

    他毫不在意、愉快地替他签名,还对那个学生露出他一贯轻松的笑脸。

    有人开了头,没一会儿工夫,就见一大群学生将他团团围住,要他签名。

    虽然他来此的目的是想找人,但他却没拒绝学生们的热情要求,笑容可掬地一个接着一个签名。

    手上不断地签名,他的目光却不断往校门口方向看去。

    突然,他发现他的目标正往校园门口走来。

    「对不起,签名就签到这里,下次有机会再替没签到名的人签。」他轻轻推开人群,往校门口走去。

    「终于找到你了。」青书-来到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面前。

    这个男孩绝对可以用「可爱」两个字来形容。

    虽然将可爱这个形容词用在一个高中男孩身上似乎有些不妥,但是这个男孩给人的第一个感觉真的只能用超级可爱来形容。

    这个可爱的男孩,有着一张爱笑的嘴,一双清澈灵活的眸子,让人一见就忍不住喜欢他。更让人讶异的是,这个男孩全身上下还散发着一种清新自然的气息,在现在这个人心不古的社会中,这种人已经濒临绝种边缘了。

    青书-嘴角带着笑,隔着墨镜,以一种无可言喻的目光望向这个男孩。

    这个可爱的男孩,在看到青书-的瞬间,有些呆愣住,只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

    「咦?是青书-!」男孩身边的学生认出了他。「诏磊,是青书-耶!」

    这个可爱男孩并不知道青书-这个人,可是他却认出了这个他在欧洲遇到的男人。

    「哇,是你,变态色野狼。」

    青书-听到他对自己的称呼,不禁失笑。

    变态色野狼?这还真是个新鲜的名词。

    不过对于这个男孩居然还记得自己,真是让他喜上眉梢。

    「你还认得我?」

    裘诏磊在认出他之后,脸色瞬即变得十分难看。

    「你化成灰我都认得。」

    「原来你这么想我,实在是太让我感动了,居然连我化成灰都认得出来。」青书-一听他这么说,更是眉开眼笑。

    「你在做白日梦,谁会想你。我是恨你恨得牙痒痒的,才会不得不记住你。」裘诏磊没好气的说。

    「诏磊,你认识青书-?你怎么不早说,这样我就可以要你帮我跟他拿签名照了。」裘诏磊的同学在一旁抱怨着。

    「谁认识这个变态色野狼,我只是曾经倒霉到被一只发疯的狗咬过一次。」

    青书-在听到他这些话后,并不在意。不管原因是什么,至少他记得自己。

    「诏磊,我载你回去吧!」青书-厚脸皮的对裘诏磊说,完全不在意他对自己的看法。

    裘诏磊以一双带着愤恨的眼眸看着他。

    「我认识你吗?我为何要让你载?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这里的学生?居然还知道我的名字?」

    青书-一点也不在意他那愤慨的目光,仍旧笑嘻嘻的说:「要知道你念哪里,一查就可以知道,名字就更不用说了。」

    看到青书-那种吊儿郎当的模样,裘诏磊一看就有气,何况他们还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滚开啦,你这只疯狗别挡住我的路。」

    「哇,我说小磊磊,你怎么用这种态度对我?亏我还大费周章的找你,你实在是太让我伤心了。」青书-用着暧昧的语气说着。

    「你住口,谁是小磊磊!」裘诏磊气急败坏地大吼。

    他在学校里,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风云人物,这个变态男竟然在大家面前这么叫他!

    裘诏磊,今年高三。学生会的副会长,每年稳坐全年级前三名的宝座,更是这所男子学校的「校草」。因此,学校的师生几乎都知道他这一号人物。

    因此,裘诏磊当众在校门口与名人青书-争吵,每个人莫不睁大眼睛看着他们。每个学生的心中都有同样的疑问:裘诏磊怎么会认识青书-?他们又在吵些什么?变态色野狠?这个新鲜的名词指的是青书-吗?青书-到底做了什么事让裘诏磊气成这样?

    发现自己成了众人注目的对象,裘诏磊更是生气。

    他不发一言地越过青书-,就要逃开。没想到青书-的动作比他快一步,用力地拉住他。

    没料到青书-的力道如此大,裘诏磊被他一拉,一个不稳往后倒下,顺势跌进青书-的怀里。

    在他回到过神发现自己被他抱在怀里时,一时羞愤,随即破口大骂:「你这个王八蛋,放开我。」

    抱住在怀中挣扎的裘诏磊,青书-轻佻地笑着。「你别用力推,不然就真的要摔倒了。」

    「你还敢说,你没拉我,我就不会摔倒,放开我!」

    「要我放开你可以,你要保证你不会逃跑。」

    「我干嘛要逃跑,我是要回家。」

    青书-突然笑得有些暧昧。「如果你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就上我的车,我载你回家。」

    「我跟你没有什么关系。」

    「是这样吗?我记得在半个月前,我好象跟你有过亲密的行为哦!」青书-一脸无辜的说。

    裘诏磊一听,连忙捂住他的嘴。「好,我坐你的车。」

    这个该死的变态色野狠、王八蛋,居然威胁他。

    在欧洲的事对他而言是个恶梦,本来他是抱着愉快的心情到欧洲游学,没想到居然会遇到他,还被他莫名其妙的强吻,而且还是法国式的深吻,那可是他的初吻耶……

    在那之前,他压根儿不认识这个人,最冤枉的是,夺去他初吻的居然是个大男人,这怎能不教他气愤,这个所谓的「不共戴天之仇」就是这样结下的。

    就在众人的注目下,裘诏磊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青书-坐上那部让他觉得碍眼的大红跑车。

    一上车,裘诏磊就忍不住骂了起来──「你这该死的王八蛋,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跟你有仇吗?干嘛从欧洲追到这里,更该死的是你居然说我跟你有亲密行为。」

    对裘诏磊这样气愤的指责,青书-一点也没有听进去。

    「你想去哪里玩?我载你去。」

    「我哪里都不想去,我要回家。」这变态色野狼居然故意忽略他的控诉。「停车,我自己坐车回去。」

    「好不容易才让你上车,我怎么可以让你下车。」青书-一点也没有要将车停下来的意思。

    「你究竟想怎样?」裘诏磊气得快杀人了。

    「没怎样啊,只是想跟你约会。」青书-一脸无辜的表情。

    「约会?」裘诏磊一听不禁张大眼。「你说什么?谁要跟你约会?你是同性恋,我可不是,我又没发神经,干嘛要跟你去约会!」

    「我有说我是同性恋吗?」青书-无辜地看着他。

    「既然不是,那就放我下车,我没兴趣跟男人约会。」

    青书-突然笑得好诡异。「我不是同性恋,只是刚好喜欢上的人是你,而你又那么刚好是个男孩子。」

    裘诏磊一听,整个人完全呆愣住,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你这变态,放我下车!」

    青书-果真停下车,还顺便拉了手煞车,甚至熄了引擎。

    「到了,可以下车了。」

    裘诏磊看向窗外,不禁一阵愕然。

    「这……这里是哪里?」

    「停车场。」青书-直接回答。

    「停车场?哪里的停车场?」

    「我家公寓的停车场。」青书-笑盈盈地替他开了车门,「下车吧。」

    裘诏磊一听是他家,整个人开始不舒服起来。

    「你家?我为什么要到你家?」

    青书-笑容可掬地说:「因为我想要你到我家坐坐,顺便煮顿大餐请你吃。」

    裘诏磊整个人僵坐在车里,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僵硬。

    「你……」他真的气到说不出话来。

    在这之前,他们只不过见过一次面,被他偷袭了一次,现在他凭什么将他绑到他家里,又凭什么逼他吃他煮的难吃的菜。

    当然裘诏磊并没吃过青书-煮的食物,所以不可能知道好吃与否,他只是直觉认为像他这种超级大男人的变态色野狼,不可能会有什么好厨艺。

    「你不下车,难道是要等我抱你下车吗?当然我是很乐意啦!」青书-笑得有些暧昧。

    裘诏磊一听,这还得了,他连忙走下车。

    「你究竟存的是什么心?干嘛缠着我不放?」

    「我对你存的当然是颗最真挚、最热情的心。」这些恶心巴拉的话,青书-可说得一点也不害羞。

    裘诏磊只觉得自己的耳朵热烫得快烧起来了。

    青书-无视于他那欲吃人的目光,拉着他的手,直接往电梯方向走去。

    裘诏磊就这样毫无招架之力,硬是被青书-带进他的公寓。

    一进公寓,裘诏磊便被这偌大的空间给吓住。

    天啊,这房子未免也太大了吧!整整比他家大了有四倍左右。

    他虽然不懂室内设计,也不懂辨别材质好坏,可是他却看得出这些装潢铁定价值不菲。

    原来是个富家子弟,难怪住这种豪宅、开着百万名车。

    「你随便坐,我去准备大餐。」

    青书-斟了杯果汁递给裘诏磊。

    裘诏磊不甘心地点了点头,心想趁他去煮东西时可以偷溜。

    青书-看他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这里有装设保全系统,刚才我已经打开保全,所以没有磁卡是打不开门的,当然也出不去。」

    青书-笑得好自然,说得理所当然。

    裘诏磊一听,一张脸立即垮了下来。

    这个老奸巨猾的变态色野狼,居然这样暗-他一招。

    看到裘诏磊一脸猪肝色,青书-视若无睹的走向厨房。「你可以到处看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裘诏磊简直快气炸了,在心中早已骂遍他祖宗三代。

    趁着青书-去准备晚餐时,裘诏磊还是不死心的想去开门,没想到不但开不了门,还触动了保全系统,警铃声立即响彻整个屋子。

    原以为青书-会跑出来看,没想到他居然一点也不在乎地继续待在厨房里准备着他所谓的大餐。

    裘诏磊无力地坐回沙发上,嘴巴喃喃骂个不停。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gdytcj.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