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国产亚洲精品在av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dytcj.com
     国产亚洲精品在av (第1/3页)
    
#Txt$!小@说天^堂&正魔两路人马合在一处,顿时声威大振,一鼓作气冲出了园林。
古灿率人紧紧跟在丁原身后充当头阵,在他私心里,实在不愿白白接受正道人的恩惠,惟有冲杀在前,略作抵报。
一出园林,前面豁然开朗,一片空旷,连纠缠他们许久的血色迷雾也一下子消失了。头顶冷月如霜,已过中天,夜风如刀吹拂征衣。
桑土公兴奋道:“咱、咱们终补、终补出、出来啦!”
萧沈尘环顾四野,轻轻摇头道:“恐怕没这么容易,不知鬼先生正在哪里候着我们呢。”
众人犹如冷水当头,这才想到,尽管恶战了半宿,可鬼先生和他的六大长老,而今却不知藏在哪里,始终都没有再现身。
浓重的夜色里忽然传来一阵阴冷长笑,遥遥听到鬼先生的声音道:“丁原,老夫差点小看了你!没想到,你居然能领着这群残兵败将杀到这里,好得很!”
丁原运起灵觉,但怎么也查寻不到鬼先生的踪迹,当下扬声道:“老鬼,我已说过,冤有头,债有主,你若有种,就出来与丁某一决生死!”
鬼先生厉笑声起:“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再闯一关!丁原,你别以为出了浮生幻境就能万事大吉,你不妨再往四下瞧瞧!”
丁原心头警兆生出,身旁古灿已叫道:“大伙儿快看,那是什么东西?”
但见四方旷野突然风卷如狂,一层层亮红火云从地平线下升腾而起,浩浩汤汤,奸似磅砖汹涌的大潮呼啸卷来,百多丈高的云团旋转激荡,瞬间遮掩了朗朗夜空。
头顶上风岚肆虐,雷声隆隆,大团大团的火云宛如泰山压顶滚滚而来,连众人的脚底都蒸腾出一蓬蓬迷离凄艳的血红光雾,迅即弥漫双眼。
萧沈尘脸色微变,高声道:“南明离火阵!大家赶快运起护体真气,朝中间聚拢!”他的话声虽响,听在众人耳中却飘忽遥远,仿佛被四周的云雾活生生吞噬了一样。
毕虎胆颤心惊的颤声道:“不、不得了,这下咱们可真要玩完了!”
石矶娘娘怒喝道:“老贼头,你胡说什么?你想玩完可别拉着老娘,我还想好端端的回翠霞山呢。”
毕虎一听这话,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叽里啥噜也不晓得说了些什么,估计是喋喋不休的在咒骂曾山那家伙,害得自己直到如今还是光棍一条丁原回首说道:“老桑,姜仙子,大伙儿靠得紧些,彼此保持在三步以内的距离,待会儿不论有任何异变,千万不要惊惶失措,失散开去!”
在同行的四五十人里,最让丁原记挂的就是桑土公等人。若不是自己,他们也不会有今日之险,因此他心中早暗下决心,说什么也要将众人安然无恙的带出幽明山庄,不然伤亡了其中任何一个,都足以令他才遗憾一生。
桑土公点点头,道:“晓得、得了,丁小哥!你、你别顾忌我、我们,只管冲、冲杀!”
毕虎则是深以为然的贴到石矶娘娘身旁,恨不能把整个身于都凑进对方怀里。面对石矶娘娘喷怒的眼神,他一吐长舌,笑嘻嘻道:“丁小哥说了,咱们要靠得近些,免得失散了。”
“喀喇喇一一”惊雷大作震耳欲聋,一串串血红色的流火电光,从浓厚的云层里劈斩而出,如同千百道魔神发出的追魂刀光轰向众人。罗和、屈痕等急忙飞起仙剑法宝,在头顶织起一道绚丽的五彩光幕。
无数流火犹如瓢泼大雨倾盆泄落,接二连三轰击在仙剑与法宝筑起的光幕上,爆出一蓬蓬夺目耀眼的火花,疯狂冲击着众人的防线。
屈痕等人苦苦抵御,却觉得上空的压力越来越沉,仙剑宝器不住摘呜闪烁,风雨飘摇。
就在这时,众人脚下的地面蓦地发出惊天动地的轰呜,裂开十数道宽逾丈许的沟渠,从地底深处陡然喷出炽热亮丽的泪泪岩浆,几名七大剑派的年轻弟于闪躲不及,正被火龙似的熔岩卷裹进去,渗叫着转眼灰飞烟灭。
葛南诗一掌迫退袭向自己的烈焰,大声喊道:“诸位,快腾起身形,不要留在地上!”
正被铺天盖地的流火岩浆折腾得住头烂额的屈痕等人,闲言一醒,急忙招呼左右弟于飞上半空。
可原本紧密的阵形不知不觉中已散乱开来,谁也无暇顾及旁人,手忙脚乱的抵档着惊涛骇浪般的烈火飞电。
丁原以雪原仙剑护体,腾身到三十徐丈的高空,上方轰落的电光流火越发的密集凶猛,竟难以再作寸进。
他不仅要防范头顶脚下扑向自己的熊熊火舌,更时不时分心维护桑土公、毕虎等人,顿时倍感吃力。
一阵热浪迎面吹到,四面滚热浓烈的火云合拢过来,刻遮蔽了众人视线,只觉得眼前亮红的云团翻滚流转,释放出炽烈的热浪,数尺之外就再看不见任何景物,令人如坠铜炉火狱一般。
“嗷”的一声,一头离火幻化的血红色麒麟张牙舞爪,合身从火云中跃出,直扑石矶娘娘。
毕虎自打开始便一步不落的紧跟石矶娘娘,见状,急忙抽出割鹿刀斩在火麒麟脑门上。
那火麒麟嘶吼裂化,分成两半的身于沿着割鹿刀掠过,转而气势汹汹的冲向毕虎。
毕虎手中的割鹿刀烫得一片火红,几乎难以拿捏,大叫一声:“我的妈呀!”柠身飞闪,一团灼热的火浪从眼前风似刮过,火麒麟扑了个空。
清闲散人左手拂尘扫出,“唆”的击中火麒麟背脊,升起一层碧绿光晕波浪般蔓延到全身。火麒麟一记狂吼,周身冒起“嗤嗤”碧烟,“呼”的幻灭。
毕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脚下一阵地动山摇,一卷狂澜挟着滚滚火雨飘射而至。尽管众人有护体真气的遮掩,可面门肌肤兀自一片滚烫,仿佛头发也要燃烧起来。
丁原一声激越长啸,袖口中玄天旗化作一束精光弹射升空,“哗啦啦”舒展飘扬,飞速的旋转飞舞成一团黑云,焕放出一蓬云柱似的狂飘,将众人护持在中心。那串火雨敲击在狂飘上“丝丝”连声熄灭了去,遥遥望去,恰如一道冲天旋动的暴怒火龙,蔚然壮观。
毕虎心中稍定,一边极不雅观的吮吸着被烫伤的手指头,一面苦着脸道:“糟糕,怎么就剩下咱们这几个人了,也不知七大剑派的人怎样了?
姜殊等人这才注意到,玄天旗筑成的狂飘结界里,除了从百妙观同来的七人之外,其他人都已不见了踪影。刚才大伙儿一通手忙脚乱自顾不暇,竟已与萧沈尘他们失散。
幸奸丁原始终在侧,以玄天旗护住众人,否则这通火雨就够一阵子好好消受的。
丁原灵觉扩展,在弥漫的火云中追锁到罗和、屈箭南等人踪迹,知道他们能暂保无忧,不由心头一宽。
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扔下桑土公等人不管,如此一来等若自缚手脚,举步维艰,任他心急如焚也无可奈何。
正在暗自住灼问,耳中忽听到苏真的声音道:“丁原,你这样下去,天亮也出不了南明离火阵!”
丁原大喜,叫道:“苏大叔,你在哪里?”
姜殊大吃一惊,问道:“怎么,丁小哥,你在跟谁说话?苏真,苏真也在这里?”原来苏真是以传音入秘将话送到丁原耳中,旁人却都无法听见。
苏真冷哼道:“你若死在这里,来年却教老夫如何向玉儿交代?说不得,只奸也跟来凑个热闹。如今老夫已在阵中,却没想到你小子着实蠢到家了!”
丁原这辈于头一回被人骂他蠢,可看在对方是苏真的分上也只有认了,嘿然笑道:“苏大叔,你这么说,自然是有了破解南明离火阵的法子,对不对?”
他灵觉搜索不到苏真的所在,只能以真气将嗓音悠悠送出,方圆百丈内尽可听见。
苏真道:“南明离火阵传自上古洪荒,以天地为熔炉,分筑七座法坛聚以乾坤离火,幻化诸般火行魔兽,辅之雷火电光,有莫测之威。
“可只要破了它的七座法坛,离火流散,枢机不存,南明离火阵便似无根之水,须臾崩溃。像你们这样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迟早要完蛋。
丁原脑筋飞转,问道:“苏大叔,只不知那七座法坛在哪里,我该怎样才能破了它门?”
苏真冷笑道:“这有什么难的?七星连珠,道天入地,这七座法坛的方位不外乎如此。你只要将主持法坛的鬼仙门六大长老与那鬼先生一一拔除,其阵自破。”
丁原心中“亮,转而踌躇道:”苏大叔,眼下恐怕还有一些难处。
苏真嘿嘿一笑,说道:“你是担心桑土公他们无力自保?也罢,老夫索性再帮你一个小忙,你尽管去吧!”
丁原大喜,道:“多谢苏大叔!”
话音未落,火云中亮起道三丈多长的赤色光焰,一条三丈多长的七爪赤蟒凛凛生威,破开云层盘旋到丁原等人上空,昂首呼啸,喷出一蓬蓬烈烈火团,以毒攻毒,正可将四周的离火迫退。
却是苏真祭出了霓蟒珠相助丁原。
丁原大松一口气,收了玄天旗叮嘱道:“老桑,石宫主诸位,我得去捣毁南明离火阵中的七座法坛,以解眼下之围。大彩儿暂且留在这里不要妄动,有苏大叔暗中相护,诸位性命无虞。”
他故意把声音放得大大的,果然就听云层里苏真的声音哼道:“好小居然给我下套。放心,有霓蟒珠在,你的这帮朋友一根毫毛也不会少!”
丁原赶紧问道:“苏大叔,你打算再去哪里?”
苏真冷冷道:“你真当自己是大罗金仙么,仅凭你一人就可扫平鬼仙门七大高手?哼,痴人说梦!老夫好人做到底,顺手替你去解决几个鬼仙的长老。”
丁原心中感动,可转念一想:“苏大叔对七大剑派素无奸感,他肯这么做,多半还是看在玉儿的面于上。可我怎能因此连累苏大叔为我拼杀?这么一来,岂不是对玉儿和苏大叔的恩情越欠越多?”
当下他摇头m道:“苏大叔,这事还是让小侄自己来处理吧,几个鬼仙门的妖孽,还不放在我的心上。”
苏真知道丁原秉性高傲,不愿轻易白受人好处,这点脾气倒和自己十分相像。他啥啥一笑道:“老夫做事只凭高兴,可由不得你小于来编派!
罢,声音已去远,当真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变化莫测的南明离火阵好似三岁小孩的玩意儿,全锁不住他的手脚。
丁原苦笑一声,回首招呼道:“诸位小心,丁某去去便回”
晏殊忙道:“丁小哥,你别担心我们,自己多加留神,千万别逞强阿!”她明白桑土公和自己的修为,在南明离火阵中连自保都成问题,若再跟着丁原同行,只会徒增累赘,但心中又实在不愿丁原出任何的变故,因此只有出言叮咛。“
丁原微微一笑,出了七爪赤蟒设下的神火结界,恰似蛟龙入海投入滚滚火云裹,修长的身形一闪即没,那些离火竟也伤他不得。
毕虎不安的抬头凝望盘踞上空的七爪赤蟒,心中嘀啥道:“也不晓得苏老魔的这件法宝管不管用,丁小哥就这么抛下我们,哼,未免太没义气。”
丁原可听不见毕虎在嘀啥什么,他凭藉都天伏魔大光明符护住周身,像条游鱼般穿梭飘浮在南明离火阵中。
忽地耳中听到一声怒吼,似是赤髯天尊的嗓音。丁原灵觉一动,在右前方二十丈外找到了他与古灿的踪迹。补是身形一转飞射而去,雪原仙剑荡开火云,就见赤鬓天尊与古灿脊背相靠,正与五六头硕大火鹰打得热闹。
他们一面档住火鹰的扑击,一面还要提防四周毫无微兆轰来的雷火电光,功力未复之下左支右结,狼狈不堪。
丁原见状大喝道:“古大哥,小弟来了!”
左手祭出辟神鞭、七星环、混元锤、春秋生花笔,立时流光异彩充盈空中,“嘎嘎”轰响一袋四头火鹰刹那消陨,连片毛都没留下。
古灿大喘一口气笑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当年老夫纵横漠北,何曾把这等妖畜放在心上?今日却险些栽在这些畜牲手里!”
赤髯天尊却只漠然望了丁原一眼,转头就要离开,竟连说谢字的心情也欠奉。
古灿在他身后唤道:“洪兄,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赤髯天尊头也不m冷冷道:“老夫当然是要去找出阵的道。”
古灿道:“洪兄,咱们既然碰见了丁兄弟,乾脆就与他合在一处,彼此好有个照应?”
刚才赤髯天尊全亏古灿舍命救护,才能支撑到现在,这个面于可不能不卖给对方。他默不作声的停下身形。
古灿见丁原潇潇洒洒一人一剑,奇怪道:“丁兄弟,你那几位朋友呢?”
丁原微笑道:“小弟将他们留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正打算去找运转南明离火阵的七座法坛,没想到遇见了古大哥。”
古灿眼晴“亮,问道:”丁兄弟,听你的口气,好像挑了那七座法坛,就等补破了这鸟甚于南明离火阵?”
丁原刚想m答,就听见苏真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道:“丁原,到这边来。”
丁原飞起身形落到苏真身边,一老一少两位天陆今日顶尖高手并肩而行,衣袂飞扬。古灿与赤髯天尊稍一犹豫,飞身停在丁原身后,见是苏真近在眼前,不由相互交换了一下惊异的眼神。
苏真对这两人的目光好似浑然未觉,双手负后悠然仰天问道:“丁原,以你现在的修为,在这阵中功聚双目可以看到多远?”
丁原若有所悟,学苏真一般的模样抬眼观望,回答道:“虽比不上灵觉那般远,可透视十、二十丈的距离,还不成问题。”
苏真微笑道:“那你可曾看出什么来了?”
丁原沉吟片刻,点点头道:“越往上去,流火越密,阵势的变化越急,十丈开外的高空中,隐隐透出一团暗红色光云,蹊跷得很。”
苏真嘿然道:“鬼若寒,老夫差点对你看走了眼。奸在论起奇门道甲之术,你终究还不是老夫的对手!七星当空,六极雷动,百年不见,这老鬼居然已将南明离火阵提升到炉火纯青之境,着实让人见猎心喜。”
古灿忍不住道:“苏老先生,这话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你有资格说,在下现在只一门心思,想着咱们该如何出阵?”
苏真淡淡一笑,头顶风云乍动,一道血红雷火直劈下来。
丁原只当没见,问道:“苏大叔,您是不是已经辨明,那七座法坛都隐身在头顶红云的背后?”
苏真大袖轻摆,打出一束狂澜,稳稳接住雷火,一卷一舒送出五丈多远,“砰”的一响炸在了空处。
他微笑m答道:“乾坤变幻,终有始一。我刚才以‘搜天索地**’神游全阵,先后用了七种上古阵算,最后才锁定头顶的这片红云,绝对不会有错。”
古灿自诩博学,对奇门道甲之术也略有涉猎,可听得苏真所言,却如同坠在云里雾里。莫说“搜天索地**”自己闲所未闲,那七种上古阵算也仅止在传说中听到过,究竟是什么却一无所知。可见天道无涯,自己皓首穷经百徐年,其所见者也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
丁原可没想那么多,振奋道:“既然如此,咱们现在就杀进去,和那老鬼算个总帐!”
赤髯天尊冷冷道:“就凭咱们四个人,未必能斗得过鬼先生他们!”
他的本意是想要丁原、苏真聚集阵中的七大剑派高手与漠北魔道人物,一齐杀入阵眼,或者可多出几分把握,可话从嘴巴里说出来,不知怎么就变了味道。
苏真啥啥一笑,目中精光如电,徐徐道:区区鬼仙门何足道哉,洪老弟若是怕了,尽管留在这里!老夫可要去了。“
罢身如黄鹤,直射阵眼红云。
丁原更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于,转头道:“古大哥,不如你和洪天尊暂且留下,有小弟与苏大叔联手,你尽管放心。”
古灿将手中金钓一碰,但听“匡拉啷郎”一阵巨响,古灿挺胸大声说道:“丁兄弟,你这样说,岂不是将我当作了贪生怕死的小人?我虽说修未复,可抵档一两个鬼仙门长老也不算难事,咱们同生共死,毋庸多言!”
丁原微笑着一把拽住古灿右臂,低喝道:“起!”雪原仙剑化作一束神光,当者披靡,硬生生迫开层层离火,追着苏真去了。
他的身法虽不如前者那般举重若轻的从容,但胜在气势凌厉。可说是春兰秋菊,难分轩轻。
赤髯天尊看着几人腾身而起直奔阵眼,只剩自己一个人留在原处,猛一跺脚,拖着紫檀杖,循着丁原辟出的路径跟了上来。
丁原刚冲入红云中,迎头一道电光轰到。他想也不想,雪原仙剑翻转一档,“砰”的火星四溅,借势飘然站定。
只见苏真与鬼先生话不多半句已经对上,两人一交手便各出杀招,方圆十多丈内泼水不进,歪风跌宕。
七座法坛烈焰缭绕,凌空飘浮,状成北斗徐徐转动。鬼仙门的六大长老伫坛上,手中各执一柄离火鬼杖兀自在兴风作浪。一团团火雨充斥虚空,耳中滚雷隆隆铺天盖地朝丁原、古灿打来,声势骇人。
丁原祭起玄天旗荡开火雨,身旁红影一闪,赤鬓天尊不声不响已冲向师长老,紫檀杖抡出一束弧光当头砸落。
古灿手中金钓一晃道:“丁兄弟,我去帮洪兄一把,你自个儿小心些!”纵身电射而去,不料半道上却被另一名身材消瘦的长老栏截,两人当即婆战在一处。
法坛上又飞出两道身影,一左一右攻向丁原。丁原仙剑飞舞,以一敌二。鬼仙门六大长老的修为虽说不俗,可比起赫行虚、巫行云来毕竟差了一线,二十多个照面之下渐渐吃紧,顿时险象环生。
留守法坛的两大长老见势不妙,又有一人飞身来援,堪堪稳住局面,却只剩下一人勉力支撑南明离火阵的运转,周围离火光焰不免减弱了许多。
猛听赤髯天尊一声怒吼,丁原眼角徐光望去,只见他右臂被师长老的离火鬼杖拍得粉碎,口喷鲜血,眼瞧就要不敌。
丁原对赤髯天尊原本也没什么奸感,可此刻也不能坐视不管,任由他丧命当场。当下使了个假身,脱出战团,雪原仙剑飞掠十数丈,直挑师长老咽喉。
师长老急忙挥杖招架,“铿”的一响身形后挫,气血翻涌不已,正自骇异时,看本门的三大长老已从后追至,四人各踞一角,把丁原与赤髯天尊困在当中。
丁原暗自思量道:“这么打下去,一时三刻哪能有结果,屈兄他们也不知道情形如何了,我得速战速决才好。”
他心念一凝,神聚意起,丹田内伏魔六剑剑魄瞬融心海,大日都天翠微真气奔腾流转,直冲左肩。
鬼仙门四大长老哪肯给他们喘息之机,齐齐呼喝扑将上来,赤髯天尊右臂已经报废,一股股钻心剧痛绞得眼前发黑,又见鬼仙门六大长老将自己与丁原围在当中虎视眈眈,不由咬牙暗想道:“罢了,罢了,老夫焉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受这小于恩惠!”w w w/xiao shu Otx t.Net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gdytcj.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